江城月(短篇小说)

日期:2020-05-22 22:01:05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176

江城月(短篇小说)(图1)

溶溶月色,凉凉秋夜,依依杨柳,火火角花。白妹在江边长廊漫步,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这时候,长廊聚满双双对对的恋人。一看见这些恋人,白妹心里就不是滋味,他的夫婿,在香港那边,几个月才来一次。况且相聚,也没有多少共同语言,只有那原始的冲动,他的丈夫象一头野猪似地拱着她,接着倒头就睡,那呼噜噜”的打鼾声,好象深夜驶过的列车,吵得白妹整夜睡不着觉。

白妹长的不算美,但五官端正,圆圆的脸蛋留着披肩长发,她皮肤很白,一白遮九赤,那眼睛虽是单眼皮,眼珠却是漆黑漆黑的,小巧的鼻子,薄薄的嘴唇嫩红嫩红的,那不是涂唇膏,是青春本色。她中等身材,皆突的突,皆陷的陷,乡里人说,十七十八无丑人,那一年,白妹二十岁,有一股甜味儿,人称甜妞儿

白妹的父亲有胃病,身材瘦瘦的,满脸皱纹,青白脸色,只能呆在家里做做家务。妈却黑黑壮壮,有一股男人味,地里家里忙个不停。白妹下面还有两个妹妹一个弟弟,吃饭的人多,家里总是穷。白妹十六岁便出外打工,在城里当过保姆,在服装厂当过缝衣工,整天累得烦人。看着城里人风风光光,出入茶楼舞榭之间,白妹心里就不平衡,哀叹乡下人都是牛,整天在泥巴里滚,那有城里人那样浪漫、悠闲。

二十岁那年,一纸家书把白妹召了回来,原来是邻居阿姆给她介绍了一个对象,三十六岁,壮壮实实,满脸络腮胡子,皮肤黝黑,有点老相,但却是香港客,村里姑娘巴结的对象。那香港客是邻村的,叫林竹鸣,名字满有诗意的,但人却是实打实,一点儿也没有风花雪月的味道,却会做生意,赚钱。

白妹和竹鸣见面那天,竹鸣攥出一把金戒指和金手链,把白妹的爹哄得昏头转向。婚事谈成之后,竹鸣在镇上买了两间铺,白妹的爹便做起了老板卖起家俱。白妹的爹心情一好,胃病也逐渐好起来,人便趾高气扬,他对人说:我的二女儿也要嫁这样的人,一本万利。竹鸣在江城买了一幢别墅,白妹便毫不犹豫地嫁给竹鸣。婚后,白妹才知道,竹鸣在香港结过婚,没有孩子,前妻忍不住婚后不育的寂寞跟人跑了,现在已经生了三个孩子。

开始,白妹无忧无虑,好象掉进蜜罐里,过着那少奶奶的日子。日子一久,便觉得闷,觉得自己是笼中的金丝雀。过了五、六年,白妹简直是后悔了,她的肚子一点动静也没有,分明是竹鸣的问题,看着妹妹和村里同寅姐妹手里抱着,脚前脚后跟着的一嘟噜的孩子,白妹心里就有一股无名火,恨不得和人家吵起来。

白妹来到蓝月亮大舞厅那舒缓的旋律,使跳舞的男女跳得忘了自己,那搂搂抱抱的舞男舞女,旋过来旋过去,真醉人。白妹的舞步不熟练,她在舞池旁边的茶座干坐着,嘴里嗑着瓜子,眼睛瞪着舞男舞女,渐时忘却了烦恼。她注意旁边座位有一位男士,他的穿着不是很齐整,旧西服有点皱,头发有点乱,那皮鞋好象好久没擦过油。脸儿却是端正的,年龄大约有二十七、八,他的脚随着音乐的节奏正抖动着,可以看出他有很好的乐感。虽然他不修偏幅,但脸孔是迷人的。他没有注意白妹,好象她没有存在似的。白妹却几次偷偷看他,她终于壮起胆子,主动邀请他跳舞。

他的舞艺不熟练,有几次还踩了白妹的脚,几个回合之后,便自如了。两人跳得有板有眼,那手儿、腰儿、腿儿好象有韵律似的。那美妙的旋律撒满整个舞厅,撞进他们的耳朵,亲切地抚摸他们的手儿、腰儿、腿儿。白妹从来没有这么忘情地跳舞,一切的烦恼,一切的忧愁都躲得无影无踪。几支曲子之后,他俩浑身舒坦,觉得有点流汗,便撤下舞池。

他很健淡,他说他是从山里来的,在一家鞋厂打工,喜欢跳舞。这个舞厅是新开张的,票价低,他便到舞厅观赏、偷艺,回去翻翻《交谊舞大全》倒是看出些道道,闲来无事便在宿舍放舞曲,抱着椅子学着跳起来。他从来不敢邀请女士跳舞,因此舞艺不高,只是纸上谈兵的水平。今夜是第一次,真得谢谢你!他的声音颤颤的,可以看出他很激动。

他俩走出舞厅,只见月上中天,那月儿很圆,月光如水,他俩沐浴在那柔柔的月光里。

白妹从那个打工仔的身上看见从前的自己,他知道自己迷失了,找不回从前的自己,但她却从他的言谈举止中看到青春的活力,她的富足的懒散的生活受到冲击。第二天晚上,她早早收拾了自己,来到了蓝月亮大舞厅。舞友不多,一位风度翩翩的男士邀请她跳舞,她本想拒绝,但看见他炽炽的眼睛,不忍心给他难堪,便和他旋在一起,但那眼睛却总是望向那圆形的门,那心儿总沉不进这软绵绵的舞曲里,有几次,甚至还踩了那男士的脚。那男士有几次还想探险,把那灼灼的唇伸向她的脸颊,白妹都巧妙地躲开了。看着她冷冰冰,神思恍惚的样子,那男士也就兴味索然,两支曲子完了之后,便甩下白妹,寻找那情投意合的舞伴。

一连几个晚上,白妹的眼睛搜索着,寻找那个男青年,但却不见他的影子。是的,人家是打工的,哪有那么多的钱,那么多的时间丢进这舞厅之中。打工是艰辛的,那有这么浪漫?当白妹差不多把那个打工仔忘记的时候,忽然,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他的面前,白妹差点认不出来,只见他,头发精心梳理过,喷过发胶,有形有款;那一身西装经过精心烫熨,可以说是笔直的;那皮鞋细心擦过,呈亮呈亮的。真是三分人材,七分打扮,他成了帅哥儿,成了舞池中最引人注目的英姿挺拔的靓仔

这次,他俩不仅跳慢三慢四,还跳伦巴、探戈,他俩舞步渐渐娴熟,以至配合默契,跳着跳着,白妹觉得他俩象两个搂在一起的音符,谁也离不开谁。

午夜两点,他俩才离开舞厅。

淡淡月,疏疏星,凉风习习。他俩还很激动,站立在路灯那桔黄的光晕里。白妹要自己步行回家,那男青年不放心白妹独行,怕发生意外,送白妹回家。白妹也没有推辞,两人步上北河大桥,只见江边长廊一长串的灯光,倒映在江水中,就象一颗颗的夜明珠。南岸是厂区,灯火通明,机器的隆隆声隐隐传来,清晰可见。两人倚在大桥栏杆上,望着这美好的夜景,流连忘返。那男青年笑着说:真奇怪,我们还没有互通姓名呢,让我自报家门,我叫向明,向往光明。这一段时间没有来跳舞,是厂里连续加夜班,因而脱不开身。

白妹微微笑着,没有说话。

向明说:你能自我介绍吗?你的言谈举止,很有修养,你一定有一个很好的职业?

白妹爽快地说:别猜了,我可没有你说的那样,我叫白妹,是农村来的村姑。

呀,真看不出来,你的打扮,举止,一点也不比城里人差,却比城里人更可爱,因为我从你的眼睛里看到了纯真,就象深山里流出的山泉,清澈,甘纯,还没有被世俗所污染。

这是你的错觉吧?我可不是在真空里生活,我可不是不懂世事的傻丫头!

清风徐来,两人步下大桥,走过杨柳依依的江边长廊,来到江边的别墅区。当白妹按响一幢别墅的门铃的时候,向明楞了,他站了一会儿,便扭开身跑了。

月到中秋分外圆,那银盘似的月亮,把它似水的清辉泻在大地上,那新建的高楼耸立着,那薄雾好似轻纱,使高楼增加了神秘感。白妹无心观赏那外墙装饰得挺华丽的幢幢高楼,她望着那静静流淌的江水出神。保姆回家和亲人团聚,竹鸣忙着做生意没有回来,只打来电话说了几句话,表达了一点歉意。白妹胡乱吃了几口饭,便步出江楼。望着那茫茫流水,一阵孤单寂寞袭来,白妹真悔当初贪图安逸、贪图金钱嫁给了竹鸣。舞厅偶遇向明,唤醒了她的青春活力,但他却神秘失踪了,她虽然曾到舞厅几次,但那有向明的影子?她知道向明被她的江边别墅吓跑了。

她神思恍惚,忽然,一个瘦长的影子站在她的旁边,把她吓了一跳,那月光下,向明的身姿清晰可辨。

白妹扭转身子不理向明。

向明走近白妹,说:我曾多次到江边,但都不敢按你家的门铃,我是一个贫穷的打工仔,怎敢和您这个富家女交往?”白妹噗嗤”一声笑了起来,她把自己真实的情况告诉向明,向明自嘲自己自做多情,自陷情网。

向明便到白妹的家里做客,白妹泡了飘着缕缕清香的潮汕工夫茶招待他。两人拉家常,也谈音乐、舞蹈,白妹便放舞曲,那美妙的音符,便在客厅里飘荡,向明的两腿便随着乐曲颤动着,白妹便微笑着邀请他跳舞,两人跳着跳着,便抱在一起。

白妹从医院里出来,她心里是多么快乐啊!她忍不住哼着歌儿,路上的行人诧异地看着她,她知道自己失态了,她真想告诉行人,我有孩子了,我要做母亲了!这是刚才医生真真切切告诉她的。几年来的郁闷一扫而光,她感到天空是多么明净、湛蓝,生活是多么美好!

繁茂的相思树开着朵朵小黄花,那香味淡淡的,白妹深深地吸了一口,她觉得香透心,她依在向明的胸脯上,谛听着他的心跳,嘣嘣的,很剧烈。向明说:白妹,你跟着我,可要吃苦,我的家乡是山区,很封闭,很落后,很穷,你愿舍弃一切,和我远走高飞?

白妹说:有你这个人就够了,没有钱,我们慢慢挣吧!金钱是可爱的东西,但金钱不是万能的。我和竹鸣的结合,金钱是不用愁的,可我的心里,象那断线的风筝,没有着落,没有依靠,认识了你,我才看到了希望,精神上才不空虚。

白妹和向明回了一趟他的家乡。

竹鸣回来了,白妹告诉他自己有了孩子,竹鸣嘴角掠过一丝苦涩,但还是很高兴,说:和别人有了孩子,还是比抱养强,因为有一半的血统是你的。”他还说,要赶快办手续,把白妹接到香港,让白妹在香港生孩子,白妹远离那男人,香港不知道那种”是借来的,他俩的孩子也不会受到讥笑。

转眼就要成为香港人,成为国际大都市的一员,这是白妹梦寐以求的事。她对与向明的相约后悔了,一边是荣华富贵,一边是他乡流浪,前途渺茫,激烈的思想斗争,白妹爱的天平终于倒向竹鸣。金钱是可爱的,没有金钱是可悲的,向明要是有金钱就好了,和他结合就是完美的,可是,他偏偏就没有钱,是一个穷光蛋,是一个打工仔!和他结合,就是走回头路,就是重新回到贫穷的世界中去,重新过那悲苦的生活。这,这真是太可怕了!

铃一一”传来一阵门铃声,白妹开门,见是向明,两人便到客厅坐,白妹对向明道歉,说不能实践诺言,向明觉得受骗,非常气愤。白妹说:明哥,我是爱你的,我今生今世忘不了你。我到香港之后,会帮助你的,我回内地,也会来找你的。”向明没有说话,铁青着脸,默默地走向别墅的大门。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舞厅

黄志强导演的电影,别名为舞厅风云或杀戮舞场。她们穿梭在男人之间奢华背后辛酸无奈谁能知?妈妈生丽华虽然只有廿九岁,但已有一个十六岁的私生子家豪,母子二人感情非但疏离,甚至是恶劣。直至年芳十八岁的少女玲子出现,与家豪展开了一段像雾又像花的姊弟恋情,母子关系才有一点转机。偏偏此际又横生枝节,杂差文哥和古惑仔大佬花胶,为争夺玲子而大动肝火,丽华成了磨心,更身中致命一刀,性命危在旦夕。

网友评论
相关阅读
一旦选择,就是他自己的路

一旦选择,就是他自己的路

优美逶迤的黄土山脉,连绵不绝;起伏的山头,真像一片大洪水的波

愿所有的爱与付出,甚至连仅剩的一点亲情都被剥夺

愿所有的爱与付出,甚至连仅剩的一点亲情都被剥夺

题记:生活除了其他,一定要有爱的。没有的生活,必定漆黑一片。

我们恐怕只能提炼出一个信息,联合国五常最弱航母诞生,而与英国拿直升机客串战斗机的做法相比

我们恐怕只能提炼出一个信息,联合国五常最弱航母诞生,而与英国拿直升机客串战斗机的做法相比

在五大常任理事国中,我们曾因常年没有航母而遭外界嘲讽,即便有

均价同比下降558元至3442元,当时直播间售价仅为1999元,经销商陆敏

均价同比下降558元至3442元,当时直播间售价仅为1999元,经销商陆敏

30秒快读1、5月15日,董明珠来到京东直播,第三次为格力开

5月29日突发,受到疫情的影响,美国出现了很多次的小暴乱,现在的美国真的是太混乱了

5月29日突发,受到疫情的影响,美国出现了很多次的小暴乱,现在的美国真的是太混乱了

新冠肺炎爆发之后,全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在一些疫情比较严重

美国暴乱又开始了....,美国彻底乱套了....据美约翰斯

美国暴乱又开始了....,美国彻底乱套了....据美约翰斯

升级!美国彻底乱套了....据美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数据显示

断吻(下篇)

断吻(下篇)

喜欢男性邪魅的笑,一个不经意的回眸,擦身而过时一声挑逗的口哨

专访,拉克鲁瓦感谢中国对联合国维和事业的支持

专访,拉克鲁瓦感谢中国对联合国维和事业的支持

5月29日电专访:中国维和人员发挥着“弥足珍贵的作用”—访副

洪湖籍旅美女作家张洪凌作品,一

洪湖籍旅美女作家张洪凌作品,一

外婆的小街昨天夜里,我又梦见了那条小街。我记不清已多少次梦到

被警察跪压7分钟后死亡,骚乱活动继续升级

被警察跪压7分钟后死亡,骚乱活动继续升级

海外网、澎湃新闻记者 南博一5月25日,明尼苏达州一名黑人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