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回家,锅贴全要的是没有锅巴软软的那种

日期:2020-01-16 17:51:36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540

文字:祥

图片:网络

过年回家,锅贴全要的是没有锅巴软软的那种(图1)

屈愿和王梅去上海带外孙已经六年了。

去年春,女儿又生了二胎,不料还是个光头强。

两个光葫芦也没有什么不好,问题是这下把屈愿和王梅绑在了上海滩,想回老家度晚年的梦想基本破灭了。

带大孙子时,两老可没有少费心。外孙婴儿时,调配进口奶粉,打苹果汁、蔬菜汁,完全照着书上的描述和女儿的要求精心伺候着小皇帝。外孙学走路时,老两口轮番牵拉着,生怕有个闪失,累的比上班惨多了。好不容易熬到外孙上了幼儿园,早送晚接,倒也轻松愉悦。

哪知这样的好日子并不长,二胎就来了。

自从诞生,家里顿时乱成一锅粥,再也没有了往日的逍遥自在。

时间不长,屈愿的身体先垮了下来,腰疼的直不起来,成天佝偻着身子,坐卧不宁。于是只好去医院作了腰椎间盘手术,好在手术还算成功。

老屈病愈后,老伴王梅也病了,经查也是腰上的毛病。王梅对自己的病一拖再拖,终于在去年晚秋时也作了相同的手术。然而,她却没有老屈那么幸运,手术虽解决了腰上的问题,但两个手臂还有麻烦,疼痛难忍,带两个孙子显得十分吃力。

腊八节过后,极度劳累的王梅同屈愿商量,说今年过年务必要回老家休息一段时间,她实在是撑不住了。老屈当然举双手赞成,因为他早就熬不住了。

“回家过年”的决定告诉了女儿女婿,女儿哭丧着脸说,你们走了我怎么办?但看着年迈憔悴的父母,心也软了。女婿当然没有说话的资格,于是答应负责去12306网站抢票。

连续多天均抢不到上海到老家的卧铺票。一是春运车票实在紧张,二是上海直达老家是个过路站,那卧铺更是难买。没有办法,二老督促买下两张座号票,再艰难也要回家。

临近小年,老两口终于坐上火车,要回老家了。

上海火车站人山人海,热闹非凡,春节的气氛越来越浓。女婿离开车站后,老两口无暇欣赏大上海繁华的景色,只感到阵阵寒风袭人,有些许失落又有点兴奋地赶紧去安检进站候车。

老两口几乎没什么行李,连换洗衣服都不用带,因为春节过完他们还得回到上海,继续带两个外孙子,这是走前就说定的事。

火车硬座车厢座无虚席,沿途还不断上人,车厢里人满为患,行李架、座位下大包小包塞得满满,空气质量很差,真正是一派繁忙混乱的春运景观。

夜已深,老两口却都没有合眼,六年带外孙的酸甜苦辣不断出现在眼前,手臂又在隐隐疼痛,这天伦之乐还真是辛苦劳累才换来的。

离开气候温暖的上海,偏要回那寒冷潮湿的老家,这到底是为了什么?为了过年?不是。过年是游子回家团圆,而他们却是反其道而行之,这是为什么?他们仅仅是利用女儿女婿春节长假换取短暂的休息,实在是无奈之举,因为他们太累了,累病了。他们何尝不想找回自己的生活,但就是不能如愿以偿。

不知何时,老伴靠着老屈的肩膀睡着了,脸上露出了一丝淡淡的苦笑。

过年回家,锅贴全要的是没有锅巴软软的那种(图2)

小年前一天傍晚,历尽艰辛的屈愿和王梅,终于回到阔别已久的故乡。

当长途跋涉的列车喘着粗气停靠在沔阳车站时,极度疲劳的老两口显得有些兴奋,竟异口同声地说,终于到家了。

秦巴山区的这座小站,竟然装扮的也很漂亮,红色的横幅上写着“欢度春节,回家过年”的话语,大红灯笼也都亮起,年的气氛已很浓厚。

老两口出站打的,向家的方向驶去。

华丰小区门口和小区内的道路两旁,也都开始张灯结彩,迎接新年的布置工作尚未完全就绪。

老屈和王梅从7楼电梯走出,径直来到自家门口。往年张贴的春联只剩下下联,上联和横批已不知去向;防盗门上落满了厚厚的灰尘;墙角还挂着几张蜘蛛网。

掏出钥匙插入锁孔,感觉很涩,旋转起来也不利索,一定是长期不开门而引起的故障。

进户门还是打开了,一股霉味扑面而来,呛的老屈连打几个喷嚏。借着楼道昏暗的灯光,掀开配电盒盖,推上闸刀,伸手摁下玄关开关,吸顶灯发出柔和的暖光。

打开客厅大灯,只有一侧灯管发亮,另一侧和中间的灯管不知何时已坏,偌大的客厅显得有些暗淡。“逼”老屈不由骂出声来。

王梅赶紧去开门窗,通风换气,站在阳台上深深地呼吸,好一阵才进屋里。

室内没有装暖气,随着通风换气,寒冷的感觉让他们打着哆嗦。霉味散尽后,迫不及待打开空调,慢慢有了温暖的感觉。

水表总阀开启后,几个笼头都在渗水,好在没有大漏。打开洗脸台笼头,一股黄水倾泻而出,冲刷管道的脏水要流一阵才能清澈。

煤气灶也打不燃,只能用电热壶烧开水。家里冰锅冷灶,没有任何吃的,只能将就着剩下的干粮,吃几口喝点白开水凑合凑合。这又让老屈发了一阵牢骚。

躺在冰凉的被窝里,老屈怎么也睡不着。坐起来看看电视吧,几年没交过收视费,哪会有电视,除了电流的噪音什么图像也没有。这又让老屈发了一顿脾气。

老屈哪里知道,另一间卧室的老伴王梅,正蒙着头在哭泣,两条臂膀又开始疼痛。

忽然,“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手机铃声响起,原来是女儿从上海打来电话,询问是否安全到家,又责怪到家后为什么不打个电话。王梅止住抽泣,对电话那端的女儿尽量平和地说,忙的昏了头,刚想起要给你打电话,不料你先打过来了。

隔壁的老屈也听到了老伴的电话铃声,心里骂骂咧咧说,还充满阳光,明天我就把你的手机铃声换了,换成“鞋儿破,帽儿破,身上的袈裟破”

过年回家,锅贴全要的是没有锅巴软软的那种(图3)

王梅一觉醒来,已8点多了。她推开老屈的房门,给他安排任务,让他起来后先去收拾燃气灶,去超市买米面油、酱醋盐等,午饭后打扫卫生。

老屈支支吾吾地答应着,问:“那你干啥?”王梅回答说:“我先去买早点,后去买菜,”又接着说:“对了,今天是腊月23,过小年,记着在超市再买一袋冻饺子。”说完后便出了门。

老屈赖在床上不想起来,心想,“布衾多年冷似铁”我刚暖热不久,正要享受又要起床,有点不痛快。磨蹭了一阵才极不情愿地穿衣起床。

王梅买回的是锅贴和豆浆,锅贴全要的是没有锅巴软软的那种,怕咬不动。吃锅贴喝豆浆,还真不错,这也是他们近三天最享受的一顿饭。

早餐过后,两人分别干自己的事,王梅去菜市场,屈愿收拾燃气灶。

老屈捣鼓了半天,燃气灶就是打不燃,也不知是燃气问题还是灶的毛病,急的乱骂一通。后擅自决定,先不用燃气灶了,去买个电磁炉将就将就。

用电磁炉煮了冻饺子,吃的也很香,算是过了个小年。

饺子下肚,老屈开始打扫卫生。擦桌凳,拖地板,洗马桶,累了一身汗。进户门更没有忘,擦的明光铮亮,焕然一新。唯独厨房没有咋整,尤其是燃气灶压根就没有动,而抽油烟机只是草草抹了两下。一是因为擦的再干净也用不成,二是老屈心里打着主意找着借口企图不再回上海,以后有时间慢慢弄。

老屈把累弯的腰平放在床上,急需小睡一觉。迷迷糊糊中,听见老伴在唠叨:“看你打扫的啥卫生,又不是给公家干活,一点不用心,厨房几乎没有动。”

老屈的脾气本来不好,在上海一待好几年,人生地不熟,烟不准在家里抽,酒没地方喝,麻将也打不成,性格越发变的急燥,经常冲家人发牌气。他一听老伴报怨,顿时火气涌出,直冲老伴而去:“我就是这本事,不行你自已去干,厨房卫生年后我慢慢整。”

王梅突然被呛了一顿,一时哑语,竟不知如何回敬这个死老头。蓦然,王梅有所反应,口气缓和一下,问:“你刚才说厨房卫生年后慢慢整,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想过完年让我一人走,把我累死在上海不成。”老屈回答说:“明白就好,但不能死。”王梅哇地一声哭出声来:“都怪我命不好。”这一声高八度,吓了老屈一跳,他没有想到老伴的反应会这么大,又一想,反正迟早要说这个决定,也许早说会好一些,于是继续倒下睡觉,但怎么也睡不着了。

腊月23,小年,回家第二天,老两口就这样在劳累和争吵中度过。

过年回家,锅贴全要的是没有锅巴软软的那种(图4)

“小年”的争吵,使原本冷清的居室更无生气,春节的欢乐荡然无存。

两人待在各自的卧室思忖着心事。

王梅想着老屈对她发火就感到气恼,又想到年后很可能将孤身一人返回上海,心中更是惆怅。

王梅不竟回忆起了他们的过去。她同屈愿是大学同学,自由恋爱,感情深厚,结婚后,缱绻缠绵,令人羡慕。几十年共同生活中虽也有争吵,也有冷战,但从未对婚姻关系构成危险。

老屈这几年脾气是越来越大了,这与长时间待在上海,生活在一个以家庭为圈相对狭小的环境有一定关系,也与年龄的增长有直接联系。几年时间,屈愿的确老了不少,添了白发和皱纹,背也有些佝偻。

想到这些,善良的王梅火气渐消,感觉清爽了许多。至于老屈不想再去上海,依他的性格不会是随便说说,一定是下了决心。但是,王梅分析,老屈大凡是想在老家多住一段时间而已,而不会永远不去。想到这里,王梅也就释然了。

这边的屈愿同样也在回忆和反思之中。

老屈逐渐冷静下来,感觉今天对老伴态度是有些生硬,有点过份。想着老伴手臂还疼着,过完年又要返回上海受罪,觉得有些愧疚。老伴非要过年回老家,主要是想好好休息一段时间,应当高兴才对,结果这一闹,两人都生气,既不愉快又影响休息,得不偿失,完全背离了回家的初衷。想到这里,老屈感到有些后悔,决定主动认错,好好表现,将功补过。

翌日一早,屈愿早早起床,主动出门去买早点,又抽空去广电营业厅缴费开通电视,中午还学着做了一顿午饭。并且难得地放下男子汉的臭架子,向老伴赔了不是。

屈愿买的早餐是面皮和菜豆腐,他知道老伴最爱吃这个。王梅没有同老屈同时用早餐,在老屈吃完出门后才去享用那记忆中的家乡的美食。边吃边自言自语地说,“这死鬼还知道疼我”

其实屈愿也清楚老伴在疼他,比如说“小年”的早餐,王梅在火车上就念叨着面皮,但她出去却买的是他最爱吃的锅贴。

临近中午,王梅发现老屈在厨房笨手笨脚做午饭时,气已全消,心中十分怡然。王梅知道他基本不会做饭,今日能亲自操厨,已经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说明老屈真的是在悔过自新。但王梅决定不去帮厨,就让他锻炼一次,她认为让老屈学会做饭,对他以后孤单生活是必须的技能。

老屈手忙脚乱,用电饭堡做了米饭,在电磁炉上炒了两个菜,还烧了一个汤。

老屈微笑着去请老伴品尝他的厨艺,但老伴故意不理会,肚子咕咕叫嘴上却说:“我不饿,你吃你的。”老屈深情地对老伴说:“我错了还不行,吃了饭要打要骂随你便该可以了吧。”

老屈把他做的饭菜摆上餐桌,两人面对面坐下开吃。老屈做的是“芹菜炒豆腐干”和“烧豆腐”还有一个“菠菜粉丝汤”米饭有点硬,原来是米没有提前浸泡。两道菜都有些咸,是盐放多了。王梅并没有说什么,吃的津津有味。而老屈却心里清楚,赶紧说:“老伴,对不起,菜有点咸,饭有些硬,我的厨艺太烂。”王梅嘴角动了动还是没有说话,但分明有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吃完饭,老屈让老伴去看电视,自己洗了碗,又做了一番表现。

晚上,老两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电视里正在播放各地迎新年的,火红的灯笼和条幅,五彩缤纷的鲜花和旗帜,川流不息的人流…春节热闹的气氛立马感染了整个屋子,回家后家里第一次有了春节的气息,她是那样的令人兴奋,那样的叫人期盼,那样的温暖。

2020.1.15修改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王梅

王梅,女,演员,毕业于解放军艺术学院,工作于海军政治部电视艺术中心。多次参加全军小品大奖赛,国家一级演员。

老伴

老伴:老年夫妻相互之间的称谓。

网友评论
相关阅读
马云预言,从而让未来发展更快,有你所在的行业吗,网友,靠谱

马云预言,从而让未来发展更快,有你所在的行业吗,网友,靠谱

俗话说的好,“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没有人是嫌钱少的,挣钱

便直接喊出了杨超越的名字,看见她出场方式后,观众,我没眼花吧

便直接喊出了杨超越的名字,看见她出场方式后,观众,我没眼花吧

很多看过的小伙伴都知道,爱情公寓5在前段时间已经在某个平台上

性能残暴的麒麟980,华为在海外的销售额受到了严重的打击,性价比高过小米

性能残暴的麒麟980,华为在海外的销售额受到了严重的打击,性价比高过小米

对于华为可以说是困难重重的一年,在这一年里,因为某些众所周知

自力更生,在内援的引进上,卡帅想改造钟义浩为左后卫

自力更生,在内援的引进上,卡帅想改造钟义浩为左后卫

恒大自2019赛季结束后,在不再引进外援的前提下,在内援的引

北大资源集团CEO曾刚,此次战略合作的惠州宏兴茶山项目毗邻莞

北大资源集团CEO曾刚,此次战略合作的惠州宏兴茶山项目毗邻莞

1月6日,北大资源集团与惠州宏兴茶山休闲谷有限公司、中托城投

前几天出席COSMO时尚盛典的热巴,那个时候的热巴真的是单纯的惹人爱,好心疼

前几天出席COSMO时尚盛典的热巴,那个时候的热巴真的是单纯的惹人爱,好心疼

前几天出席COSMO时尚盛典的热巴,整个人的造型与她之前完全

能破一个都是大神人物,人气是高是低

能破一个都是大神人物,人气是高是低

NBA为何能成为全球最顶级篮球赛事,不仅是这里球员实力和天赋

毕竟宝贝宁的身高已经达到了1米95,感觉腿长有2米,网友,我穿能到大腿根

毕竟宝贝宁的身高已经达到了1米95,感觉腿长有2米,网友,我穿能到大腿根

CBA常规赛第28轮,江苏队主场迎战广厦的比赛中,中国女排的

认准了中国制造,办了20年的元宵灯会,都是翘首以待

认准了中国制造,办了20年的元宵灯会,都是翘首以待

每逢佳节倍思亲,今年的春节我们可能因为各种原因,又无法回国和

下周开始,好运扎堆,财神眷顾,喜多财旺,在事业上非常的有人脉的

下周开始,好运扎堆,财神眷顾,喜多财旺,在事业上非常的有人脉的

天蝎座的人,你们智勇双全又重情义,而且你们超级的会为人处事,